西藏信息网
最新:西藏二手房产、人才招聘网等新闻资讯尽在本站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才招聘 > 正文

友善的藏族单身妈妈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8/9/11 10:21:40 人气:10 加入收藏 标签:

养育小孩,可能是人生最大的难题,对于单身妈妈来说,尤其如此。在西藏旅途中,遇到过不少单身妈妈,独自带着孩子在大草原上放牧,我不清楚她们内心隐藏着多少伤痛,或许是因为信仰的关系,在交往的过程中,能感受到她们有一种淡然的快乐。

 

昨晚睡得不算太好,始终不太习惯藏房,同屋的还有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妈妈,他们倒显得非常适应这里的环境。我俩一早出发,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,清晨的日晕很美,希望能为这一天带来好运。

 

 

 

一出门就要翻山,虽然是座小山,翻过去只要40公里,不过靠脚力还是有点辛苦,努力爬坡。

 

一群骑车的小伙追上了我们,一边骑一边插着耳机听音乐,很享受的样子,此时此刻,恨不得自己也有辆车可以骑。

 

正想着,一辆皮卡出现,司机都没有多问就招呼我们上车,瞬间我俩又坐在皮卡后座兜风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可见来时的路,还有远处的雪山。

 

 

 

车上坐了我俩就超载了,所以到垭口我们就下车了,依旧非常感谢,省了不少力气爬山,只是没想到,这是今天搭的第一辆车,也是最后一辆。

 

 

 

我们沿着下山的路一直走,一直走,偶尔有几个本地人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。

 

 

 

还有成群的牦牛,在这里,我们是平等的。

 

 

 

正值夏季,有很多牧民都住在草原上,用牦牛毛做的毛线,搭起一个个黑色帐篷,成为他们在草原的临时居所。

 

 

 

牧民养的看家狗惹不得,经过之前得让主人先把狗栓好。

 

 

 

一路走到了山脚都没有车,虽然是下坡,走十几公里还是挺要命的。

 

 

 

坐在路边休息,遇到牧民一家出来散步,妈妈带着三个小孩,非常友善,大女儿邀请我们去他们的帐篷休息,由于我非常好奇那黑色帐篷里面的模样,于是我随她去了。

 

 

 

因为一次意外,男主人离开了,留下妈妈一个人带三个孩子,母亲看上去非常年轻,大约三十来岁,很难想象,已经生了三个孩子。

 

大女儿非常懂事,已经能帮妈妈带两个小弟弟了。

 

 

 

大弟弟走忧郁路线,从我见到他起就没有见他笑过。

 

 

 

小弟弟正好相反,很会耍宝,时不时的走过来翻看我们身上各种玩意,拿出他的玩具分享给我们,看得出妈妈和姐姐都非常喜欢他,我俩也被他迷住了,他是这里最大的欢乐。

 

 

 

勤劳善良的母亲,为了三个孩子整日操劳,却看不出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什么忧伤。

 

一进门,大女儿就为我们到茶,牛奶兑水加盐,味道还不错,他们把这个当水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屋内很简陋,除了几张用石头和牛粪砌的床,就只有一些简单的基本生活用品,吃得东西也不多,青稞、酥油、牛奶和酸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又要揉糌粑了,这些食物对他们来说是很宝贵的,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草原上,想要补给是很苦难的。

 

 

 

原滋原味的牦牛酸奶,非常美味,尤其是徒步走了十多公里之后,喝个酸奶,一身的疲惫都随之而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里的牧区都比较原始,平常鲜有外人,所以他们只会有限的几句普通话,但这却阻碍不了我们的交流,我取出了一把糖果,分给了几个小朋友,在路上我都会备上足够的糖果,当得到藏族同胞的帮忙时,会回报给他们,价格不高,但却能增强彼此之间的好感。

 

他们对照相表现出极大的兴趣,大女儿还悄悄拿我的相机玩自拍,连忧郁的大弟弟都不再犹豫了,一副好奇的模样。

 

 

 

刚才的糌粑和酸奶就算我们的午饭了,吃饱喝足,我们一起在家门口晒太阳,天气甚好。

 

在这里快乐很简单,就是一家人在一起,每天一起吃饭、睡觉,享受阳光,这样简单的生活早已被大多数人所遗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傍晚,依旧没有车经过,大女儿想要我们留宿一晚,母亲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,原来这里还有面条和青菜,真难得。

 

简单的饭菜,却来之不易,谢谢款待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还记得在甘南的时候,去唐克看九曲十八弯,途经若尔盖大草原,那时也看到了草原上有许多帐篷。

 

白天的时候,还能看到许多小孩在草原上玩耍,连球场都有,但到了晚上,草原上一片漆黑,月光和草原上的一盏盏孤灯是仅有的光明。

 

对于城市里的孩子来说,也许不习惯黑暗。

 

天黑了,便点灯,可突然没有了这光明,黑夜变得无比漫长。

 

当我们决定留宿一晚的时候,我忽略了这一点。

 

晚上天色渐暗,母亲和姐姐又要开始做事了,她们先去把自己的牦牛都赶了回来,不一会帐篷周围全是牦牛,然后母亲便开始准备晚饭,其实只是下点面条,烫点青菜,但在这里也是件麻烦事。

 

母亲先要弄来好多牛粪当燃料,不一会就要往炉里扔几块,很久才烧开一锅水。面条是普通的挂面,青菜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,洗青菜的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挑回来的,但肯定费了些力气,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的食物是否富足,但他们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们。

 

饭后,母亲要刷锅洗碗,姐姐帮我们准备好床铺。这里除了几张石头做的床外,还有一张藏床。石头床凹凸不平,姐姐把最舒适的床让给了我们,天色渐暗,母亲点亮了挂在帐篷顶的灯,靠发电机维持,灯光微弱。

 

草原上刮起了风,凉飕飕的,需要坐在火炉前取取暖。

 

夜晚除了睡觉貌似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,母亲早早就哄两个弟弟入睡,然后继续做家务。我们也早早钻进被窝。

 

半夜,我醒来好几次,床铺散发出阵阵异味让我难以入睡,草原上的风越来越大,整个帐篷都在颤抖,后半夜还下起了雨,雨水透过帐篷滴在我的脸上。

 

这里不止漏风,还漏雨。

 

夜晚的草原也并不安静,总是传来阵阵犬吠,并且总是一方犬吠,八方响应,这一晚不知道是怎么扛过去的。

 

早上天还没亮,母亲手机闹钟就响了,她先喂饱两个弟弟,然后就要去干活。等我俩起床的时候,天已大亮,姐姐正忙着收集昨夜的牛粪作为今日的染料,捡完牛粪,洗洗手,又继续去帮妈妈挤奶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 

 

 

妈妈和姐姐要先把小牛栓在一边,挤完自己所需才让它们吃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和涛在旁边陪小弟弟玩。

 

 

 

他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,嘴里叼着笔,手上握着锄头,脚下踩着新鲜的牛粪。

 

 

 

有点舍不得离开,但必须要继续赶路了。

 

我喜欢他们的生活方式,简简单单,以放牧为生。

 

他们是这群牦牛的主人,同时这群牦牛也提供着主人在草原的生活所需,帐篷是用牦牛毛编织而成的,床是用石头和牛粪做的,日常烧火用的染料也是牛粪,吃的酥油和各种奶制品也都是来自牦牛。

 

这里的一切是如此地和谐,仿佛人与自然理应以这种方式共存。

 

 

 

告别这热情又善良的一家人,我们继续前往巴青,一路有成片色彩各异的野花相伴。

 

非常佩服这位单身妈妈,我想世上所有单身妈妈,都很不容易,在我所去过的地方,越是贫穷,信仰越深,人生中总有很多事情,无力可解,信仰,或许便是一种解药。

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